-

“真的很美的嫂子。”傅恒在她身後不甘心的叫了一聲,“就連我這個男人看到之後,都有一種美到想暈眩的衝動,真的!有五種顏色呢!”

洛南緋聽到這裡,差點兒冇有賞他一個白眼,五種顏色?做夢呢?!

這傢夥謊話真的是信口拈來啊。

推門進入傅晏城所在的房間,一股冷氣瞬間就竄了出來,好像是突然進入了冰窖,洛南緋哆嗦了一下,然後看著裡麵臉色慌張的醫生,以及…那臉色黑沉,扯著身上繃帶的男人!

“傅先生!你乾什麼?!”洛南緋睜大了眼睛,飛快的過去按住了男人撕扯著身上繃帶的大手,“你身上的傷還冇有好呢,你瘋了是不是?!”

傅晏城抬起頭,看到她的時候,猛然間就把人給抱進了懷裡,那突如其來的動作,叫洛南緋怔住,“怎…怎麼了傅先生?”

“傅先生他就是醒來看不到您的人了,想去找您。所以,才那麼拉扯身上的繃帶的。”醫生開口,“我們是怎麼勸也勸不住。”

這解釋讓洛南緋擰起了眉,“我剛剛是去處理事情了,傅先生,你可以打我電話啊。”

“叫我老公。”

“唔…老公,行了吧?”洛南緋怕碰到他身上的傷口,所以一直張著手臂,而不敢去回抱傅晏城,“你先鬆開我?我幫你處理一下?”

“不要!”

“什麼?”

“死醜!”

洛南緋:“……”

“傅先生,到底是醜和美重要,還是養你身上的傷重要啊?”洛南緋很無語,“你怎麼突然計較起這個來了?”

傅晏城麵色很不好,“不能下床!不能走路!不能去找你!”

他快瘋了!

這話叫洛南緋心口微微一震,雙手舉著,“那我…那我不出門了好嗎?我一直呆在家裡陪著你?”

“我並不想讓你看到我這死醜的樣子!”

“可是你有臉啊,你這臉就能迷死我了。”

“你愛我這張臉?”

“嗯…也不是的,還有你兜裡的錢。”

傅晏城:“……”

“好了好了,彆鬨了。”洛南緋雙手輕輕的按住他的肩膀,讓他重新躺下去,那些醫生見狀全都離開了。

洛南緋順勢的就趴在了床上,傅晏城的身邊,抬頭看他,“正好,趁著這次受傷。傅先生你那麼忙的一個人也能陪陪我是不是?”

這話倒是真的,平常不是他忙,就是洛南緋忙,極少有這樣的相處時間。

“我的身體什麼時候會好?”傅晏城沉著眉心問南緋,因為此時他已經感覺到了,好像他這一次的受傷,與往日不同,總覺得身體不會恢複到從前了,有一種失去了主心骨的衝動。

洛南緋聽到這句話,裝模作樣的打了個哈欠,腦袋埋在傅晏城的臂彎裡麵,迷糊不清的道,“很快啊,有我這個絕頂神醫在,什麼都不是問題。”

“真的?”

“唔…真的…”她那樣子看起來很累,馬上就要睡著了,且衣服也冇有換,傅晏城大手將她推了推,“去洗澡睡覺。”

“不去。”洛南緋往傅晏城身邊磨蹭了下,連眼睛也不睜。

“為什麼?”

“我洗了澡太香,怕傅先生您受不了。”

傅晏城:“!!”

……

第二天一早,洛南緋人呆在書房中,手裡拿著第二顆恢複記憶的藥,她一度猶豫,且也接到了何東喬的電話。

聽到她的意圖之後,何東喬簡直是震驚的要死。

“你要吃第二顆?你知道那第二顆代表著什麼嗎?又知道它會對身體造成多大的副作用嗎?傅先生的身體,封雲天那邊不是已經在忙了嗎?你再多等幾天不行?”

洛南緋盯著手中的藥,實話實說,“昨天傅先生已經開始懷疑他的身體了,以他的睿智來講,瞞不久的。”

“就算是瞞不住,就算是他會知道,你也不能吃下第二顆藥!”何東喬那邊堅決不同意她的做法,“再等等!傅先生的事情,一定有辦法解決。”

“我並不想等。”上一次吃下的那第一顆,叫她恢複到了二十歲的記憶,也就是恢複了四年,如果再第二顆下去的話,她估計最重要的資訊,都在裡麵了。

“不行!你的身體不能折騰!”何東喬要阻止她的態度很堅決,“如果傅先生身體恢複了之後,知道你那麼做,他一定會大發雷霆的。畢竟,他寧願自己受傷,也不能讓你有半分的意外!”

而之前,傅晏城替洛南緋試藥的事情,他還冇有告訴過她呢。

現在讓她再接連著吃第二顆?那不是要人命呢嗎?

洛南緋與何東喬說不通,看著那藥與電話,她正要選擇掛斷電話,不與何東喬說那麼多了,想把藥吞下去的時候,結果剛往前湊了一下,一個黑不溜秋的東西,突然竄了出來,並致使她手中的藥不知道掉落在哪裡去了。

那一瞬間,洛南緋氣的抓狂。

“什麼東西!!”

她抬頭望過去,隻見一隻通體發黑的貓,在撞了她的手之中,跳在了她的窗戶中,且還因為她那一聲叫,而弓起了身體,朝著她做出了攻擊的狀態。

貓?

她家裡有貓?

“我養的。”茶衣推門進來,冇等她說什麼,木訥著一張臉,走到了窗戶處,將小貓給抱進了懷裡,接著就若無其事的走了出去。

洛南緋:“!!”

她隱隱有些頭疼,一個病嬌的女人,現在又養了一隻怪異通體發黑的貓,真的是…絕了。

再彎身去找藥片的時候,已經完全不見了蹤影。

“洛小姐。”傭人不知道她在找什麼,站在書房的門外指了指天台告訴她,“昨天傅二少送來的那些花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昨晚上還好好的,我還給它們澆了些水。今天一見太陽,那花和葉子好像要死了似的,全蔫了。”

“蔫就蔫吧。”洛南緋盯著地麵,有些抓狂。

“應…應該不止是會蔫,我感覺可能是我們這裡的水土不適合種植那花,看那樣子,好像活不過今天。”傭人又補了一句,“不知道傅先生會不會怪罪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是大佬,團寵媽咪是大佬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是大佬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