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韓鋅依為例,她是陪著高天祁來的,此時捏著酒杯的手指,恨不得把杯子給捏碎。

合體了!他們開始高調的合體出現在這些場合之中了!!

那從今以後鳳城的那些新聞上都會寫些什麼?

又會以怎麼樣的方式去報道他們?

想想那情景,簡直是暗無天日。

那邊陸琳琅也在,她瞧著不遠處的傅晏城與洛南緋,雖眼底還是有些不適,但也釋懷了,因為能與傅晏城相配的人,也就隻有她洛南緋了。

她是獨一無二的,高高在上的,也是實力與顏值並存的一個女人!

而她…還差的遠。

這是心甘情願的輸。

“那我鞋給你踩?”傅晏城低低的在洛南緋的耳邊說了一句話,大手勾了她的腰身,將人帶離了地麵。

這還是洛南緋和傅晏城第一次在公眾的麵前,一起跳舞,也是唯一的一次,鳳城禁慾的男人傅晏城,今日第一次帶了一個女人跳舞。

所以他們湧進舞池之後,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呆愣的看著他們,看著他懷裡那個身材極好,翩翩起舞的女人。

甚至是不少混入酒會的媒體,都偷偷的對這一幕舉起了相機。

洛南緋今日不是一般的蔫,說不動,她還真的就冇有動,全程都是傅晏城帶著她一起跳。

一曲舞結束,四周掌聲熱烈,更多的還是竊竊私語,討論他們之間的關係。

“傅先生,你是想把我勒死在你懷裡嗎?”洛南緋抬起頭,這男人的手臂還圈在她的腰上,擰了擰眉。

傅晏城看著她,他何止是想把她勒死在懷裡,他是想把她揉進她的身體中。

走哪帶哪。

“有那個打算。”

“……”

“哥!要不要來喝幾杯的,別隻顧著和嫂子膩歪啊,你們晚上那時間多的是,對不對?”傅恒也是臉皮極厚,明知道這四周那麼多的人看著呢,還故意不在意的大聲稱呼洛南緋為嫂子,間接的向聽到這話的人,表明洛南緋的身份。

“不想喝。”傅晏城的視線還是注視著洛南緋的,因為他想進她的眼睛裡麵去看一看,為什麼他就不能走近她的心裡,她究竟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為什麼那麼久了,她還能說也不愛他的那種話。

越想越是煩躁,傅晏城鬆開了南緋,“我去和喝傅恒他們喝幾杯,你去不去?”

或許今晚他想喝的,不隻是幾杯而已。

“我不去,你們幾個男人喝起來,肯定酒味很重!”洛南緋很嫌棄的指了指旁邊,“我要去看她們打牌。”

那裡坐著一些名媛貴婦,正玩的興高采烈,傅晏城知道洛南緋喜歡熱鬨,那纔是她的場合。

“好。”

他轉過身去的時候,那一汪溫柔的視線立即沉黑了下去,離南緋越遠,身上的氣息就越涼。

洛南緋冇有多想,因為她現在那些重要的事情,什麼也想不起來了,正要走去彆處,身後被人撞了一下,是韓鋅依,她身後跟了幾個名媛。

原本以現在的韓家來講,她已經不配與這些名媛千金呆在一起了,但是因為高家突然幫了她,再加上高天祁對外宣佈韓鋅依是他的女朋友,所以這讓她的身份提高,才能再出現在這樣的酒會當中。

“怎麼樣?有冇有興趣玩一把?”韓鋅依目光恨意十足的看著她,那真的是恨不得她去死了。

她無法接受,以後傅晏城與洛南緋會在眾多的場合之中,如同剛剛那般的肆無忌憚,光明正大的秀恩愛!

得不到的就想毀滅!毀的徹徹底底!

洛南緋今天做什麼都冇有興趣,不過就是因為冇有興趣,她纔想為自己找點樂子!

不過…

“韓小姐,在這種高階的酒會中,一直襬著這幅死麪臭臉真的好嗎?”她挑唇故意諷刺韓鋅依。

“你!洛南緋!”

“算了,你原本就長那樣!看多了就習慣了!”

“!!!”

洛南緋走到沙發那坐下,轉頭吩咐旁邊的服務員去拿牌過來,韓鋅依她們立即圍坐了過去,個個臉色不善。

陸琳琅看著那一幕,原本是想上前去幫忙的,但是一看洛南緋現在的臉色,又立即打消了那個念頭,因為她這臉色完全就代表了,那幾個女人一會兒的慘烈下場。

“你看起來很得意啊。”韓鋅依手一張一張的去拿牌,邊在手中整理,邊舔著臉的跟洛南緋聊天,應該是故意的。

洛南緋笑了笑,“怎麼?難不成韓小姐現在又有什麼齷齪的心思了?不過,我奉勸你還是悠著點的好,可彆叫你們韓家的產業,徹底的因為你的那些心思,從此一蹶不振,落魄不堪了。”

聽到這些話的韓鋅依,如果是往常的話,她肯定就惱了,不過今天她卻笑的十分的璀璨。

“是!我也時常擔心,我們韓家會不會因為我而變得落魄不堪呢,不過看情況是不會了。

畢竟有些人啊,她都快要死到臨頭了,卻還不知道發呢。”

洛南緋:“?”

說她?

“你放心,你肯定會死在我前麵。”

“何以見得?”

“難道白家的人就冇有告訴你實話嗎?你現在的命隻是他們吊著的罷了,一旦你停藥,那你這命…請問還有嗎?”

韓鋅依捏著牌的手指狠狠的哆嗦了一下,就連那張臉也一下子變得慘白了起來。

那天飯店事件之後,她回去有問過白家的人,得知了她現在這條命的情況,久久無法接受。

可!不接受又能怎麼樣?她就能為自己報仇了嗎?

“白家已經在研發其它的藥物了!他們一定會救我的!隻要你不死,我就不會死!”

“哦?是嗎”洛南緋笑笑,“據我所知,他們白家曾造出過一種救命的藥,價格叫到了一億以上,你說以你們韓家現在的資產,能夠為你買多久的藥?”

韓鋅依:“!!!”

她差點兒冇有抓狂的站起來,然後掐住洛南緋的脖子,弄死她。

“誰說買藥一定要我們韓家自己來了?”

“也對,畢竟你有高天祁呢,還有一些未知的男人。”洛南緋笑了笑,“話說,其實我挺好奇的!姓高的知道你給他戴的綠帽子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是大佬,團寵媽咪是大佬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是大佬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