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冇有想到一個餐廳而已,突然就擠進來了那麼多的大佬人物!

而走進來的人也是直接說道,“關於我們孤兒院中,所有兒童的資訊,我都帶來了!且全是依法辦理的!如果有人要查!那麼我們隨時歡迎你們!”

“是的!我們孤兒院中的孩子,每一個撿回來的都在警察局有備案,以方便他們的家人有一天可以找到他們!

包括被領養過走的孩子!警察那裡也都備的一清二楚的!所以…”

有人轉向了洛央央,“我請問這位小姐,為什麼要做出這種栽贓的事情?”

洛央央:“!!!”

“不對!不對!我那天明明聽你們提到錢了!”洛央央大叫。

“錢?嗬!也是!他們每一個要領走孩子的人,都必須要繳納一筆會對孩子負責的保證金!

我們這樣是怕孩子們由他們領走之後不幸福,被虐待,所以纔會那麼做!”

洛央央:“……”

有人接著又道,“你千不該萬不該的去栽贓洛小姐!她可是這些年為慈善事業做過最多貢獻的人,且也是出錢最多的!幫助了無數孩子找到新家!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去詆譭她!”

所有的人:“……”

大家都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洛南緋,而洛南緋是眉心跳了又跳,得,又被暴出了一個馬甲。

想低調做人可真難!

“把這個女人也一起帶回去!”警察指了指洛央央,至於其餘的事情,我們會來調查的一清二楚!”

……

警察局。

“呦,陳總那麼牛呢?”洛南緋見到了早就已經被帶來的陳嚴華,故意的嘲諷他,“這又是總又是道上老大的人,怎麼就那麼輕易被弄進來了呢?你不是很厲害嗎?”

陳嚴華:“…姐,您渴嗎?”

“不渴!”

“那可以稍稍的閉會嘴嗎?”

“……”

洛南緋轉身看向了站著的兩個年輕女人,這兩個女人是在陳嚴華酒吧中工作的,估計是被買通的。

“我對你們不薄吧?”陳嚴華出聲質問兩人,冇有太大的耐心,他這個人最討厭的一件事情,就是被自己人算計!

“怎麼還就叫你們成了冷宏威的人了呢?”

那兩個女人壓根就不敢去看陳嚴華,也不敢去出賣冷宏威,反正隻要她們一口咬定,死不改口,冷宏威說了,她們不會有事情,很快就會被放出來!

“人家估計以為咬死了你,萬事就大吉了呢!”洛南緋輕笑了一聲,“可能她們雖然在你的酒吧中工作,但也並冇有真正的見識過你的手段吧!”

“我數三聲,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

“陳嚴華!你這是在威脅!”冷宏威出聲,“如果你那麼乾!她們自然會改口,但這隻能說是威逼改口,掩蓋不了你犯罪的事實!”

陳嚴華笑了,對著那兩個女人指了指冷宏威,“我告訴你們,這可是一個連自己的孩子,都可以隨意丟棄弄死的人!你們在他的眼裡不過就是兩片垃圾罷了!

假如我今天坐實了罪名,那麼明天你們兩個已經被埋哪去了都不知道!”

那兩個女人被嚇的瑟瑟發抖,誰也不敢看,十分的驚恐。

幾天前是冷宏威突然說看上她們了,要她們陪睡,結果…結果…

“陳嚴華你在胡說些什麼東西!”冷宏威怒斥。

“警察!你不覺得你們的態度太過於牽強了嗎?這是你們審犯人的態度嗎?”李樂珊出聲怒問,“有哪一個犯人是被這麼審問的!?”

“李小姐。”警察還冇有出聲,洛南緋已經出了聲,她慢幽幽的走了過去,鄙夷的看著她,“你想不想知道,我今日在餐廳中給他們看了什麼?他們纔不敢抓我的?”

李樂珊聽到她那麼說,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來,“看了什麼?”

洛南緋笑了笑,將她的證件照再一次的拿了出來,當李樂珊湊過去看到那上麵的字,以及職業的時候,她的臉色“刷”一下冇有了任何血色。

國際素人警察!

“怎麼樣?我這證件照夠美吧?”洛南緋收起證件,然後輕嘖了一聲,“我是怎麼也冇有想過李小姐和冷少你們會往我這槍口上撞啊!”

“……”

“既然撞上來了,那我便送你們一份大禮吧?”

“……”

洛南緋將一個小型的u盤,丟給了一名警察,“這裡麵有李家與道上合作的人,所做出來的明賬暗賬,以及一些觸犯了法律的事情,去查一下吧,就當做是今天李家搞了那麼一出,我給他們的回禮了吧。”

李樂珊:“!!!”

她臉色大變,衝上去就要搶,但被警察給按住了,“洛南緋!你那是栽贓!栽贓!”

“栽贓?既然是栽贓那你那麼激動乾什麼呢?是與不是警方這裡都會有結果的。你靜等不就行了?”

“憑什麼在你這裡就要可以當場翻!我們李家就不能當場說清楚?!”

“你確定你可以翻得了?”洛南緋漫不經心的看了她一眼,“我可告訴你,這裡麵的證據可充足著呢,明天你們李家就有可能會麵臨公司關門的下場!”

李樂珊:“!!!”

她雙腿一軟差點跌倒在地上,驚慌又無助的看向了冷宏威。

“你不用看他,其實我也有給冷少準備回禮。”洛南緋又笑了起來,“就是呢,四五年前吧,我曾撿到了一個身患重病,然後被丟棄在了路邊的孩子…”

冷宏威的臉色一下子像冰降似的,死死的盯著洛南緋。

“說起來這個孩子還真是夠可憐的啊,剛出生冇有多久就患了重病!也估計是他的父母壓根就不想要他吧,所以我撿到他的時候,他的脖子上麵還有掐痕!”

冷宏威:“!!!”

“一開始我也隻是覺得那小傢夥越長越好看,猜他的父母應該也是個人物,直到那天在酒吧裡見到了冷少你,我眼前就恍惚了一下,這不就是和你一個模子裡麵刻出來的?”

洛南緋越是說,冷宏威臉上的血色就越是無,就連捶在身側的雙手都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你…你說你把他養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是大佬,團寵媽咪是大佬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是大佬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