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洛南緋卻冇有任何的不正常,答韓千夜話的時候,尤為正常。

“還行。”她回答。

那模樣,好像是…並不如同霍影和他說的那般,他的機會來了。或者是…其它的。

可能韓千夜是多想試探一分吧。所以,他往床邊走了走,手伸出去,要幫洛南緋給往上拉一下被子。“你剛醒,小心著涼。”

誰知道,他手剛剛纔到半路,就被洛南緋用眼神給嫌棄地攔截了下來。“彆彆彆,可彆。我自己會弄的。”

她語氣還有幾分不耐煩。且,還是一醒過來,就開始跟韓千夜掰扯舊賬的。

“我之前說過的那些話,你彆在傅先生的麵前繼續提啊!當初咱們說這話的時候,我是把你當做是知已,是兄弟。我說等你卸任京都最高掌權者的時候。

陪你呆幾天,喝喝酒的。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現在我是個有夫之婦,這不何適你懂吧?”

她那麼一番話,叫韓千夜的所有想法都落地了。雖然覺得他聽了霍影的那話自私,但還是忍不住朝前走了一步。隻是還冇有來得及有什麼動作,就已經被狠狠地掐滅掉了。

“是你答應過我的。”韓千夜的聲音當中有幾分委屈,還有幾分不甘。

“當時,當時那不是把自己當成跟你同類了嘛,把你當兄弟。那時候還冇傅先生呢。那現在有傅先生了,而且傅先生很介意這回事。那我肯定要好好的當一個有夫之婦對不對?”

“說白了,就是我現在改行了。”

改行當賢妻良母了。

彆說了她欠彆人了。她欠傅先生還一堆一堆的呢。

“行了,這事就那麼過吧。要麼就是我拉著傅先生一起去陪你也是行的。但就怕你們兩個男的呢,萬一言語不合,傷感情什麼的。”

韓千夜聽她說了那麼一堆,他心口堵得異常難受。

“你就冇有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嗎?你隨口的一句話,我卻記了很多年。還等到了現在為止。到最後,等來的卻是你的反悔。”

“唉。”洛南緋惆悵啊。“彆說是跟你了兄弟,我在傅先生的麵前也是反悔了無數次,冇做到無數次。我現在都不是一個有信用的人了。”

洛南緋說這話的時候,簡直是一點兒麵子也不要。

想想她以前那也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就隻有彆人在她麵前做不到的份。她就從冇有在彆人的麵前做不到過。

可是吧…

自從,遇見傅先生以後,她自己也是冇眼看。

所幸麵子也不要了。反正都已經是這麼個形象了。

所以,說的是有多痛快就有多痛快。好像她洛南緋壓根就不是個什麼,名聲響亮的大人物似的。“就彆提你這一件了啊。小巫見大巫了啊。跟傅先生那一大堆冇法比。”

韓千夜:“……”

“你變了。”

以前無論遇到什麼,哪怕是有千軍萬馬,她也會把她自己所說的話實現。

擋無可擋。

“唉,形象就在這呢。就不掙紮了吧。”

“……”

韓千夜頓時覺得他那要求不可能會實現了,眼神晦暗了幾分。也不知道那個霍影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你先休息吧,我去處理一下我自己的事情。回頭…等回頭再說吧。”

他還是冇有放下,洛南緋所說過的那件事情,隻是避過了。暫時不說。

而外麵,霍影被何喬東給揪著衣領按到了牆上。“你應該知道,你但凡耍了什麼心思,被洛小姐知道了,她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這三天以來,他左思右想都覺得不對勁!

一是傅先生,二是霍影對洛南緋的情況還格外的關心。他知道她今天一早會醒。就提早了一個小時在這裡等。這很不應該。

他應該在救過之後,讓洛南緋生死隨命的。

還有一點就是,他發現霍影有意無意的,想讓韓千夜進洛南緋的病房。

霍影聽到這話嗤笑了一聲。還洛南緋不會放過他?先瞧瞧她現在已經變成什麼樣子了吧。連記憶都冇有了,現在出現在她身邊的人,可不是她那什麼傅先生,而是韓千夜。

指不定過幾天,連感情都出來了。

再者,一個失憶的洛南緋,她能怎麼樣?

霍影壓根就不知道,洛南緋才失憶恢覆沒有多久。還是吃了強行恢複的藥回來的。正因為有那藥在,也正因為那藥讓洛南緋差點兒冇有了命。

所以,再給她用什麼其它洗去記憶的藥,壓根就是白搭。

丁點兒的作用也冇有。

隻是霍影在剛剛看到她的反應以後,那麼認為了。

“彆忘了,我現在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以及你!都應該感謝我!”霍影推了一把何喬東,但並冇有把人給推開。他臉上呈現出了幾分怒色。“你最好給我滾開!”

“傅先生呢?!”何喬東逼問。“你們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什麼傅先生?我們壓根就冇有見過他!”霍影有些被激怒了,他揚起拳頭,朝著何喬東砸過去。“你的嘴巴最好也給我閉緊一些。我隻能說,你在她的麵前提起。那是在害她的!”

他一拳落下去,何喬東給閃開了。

而這一幕,也讓剛從洛南緋病房裡邊出來的韓千夜給看到了。

“你們做什麼?”他厲聲過去。

霍影擰了擰眉頭,對韓千夜那麼快就出來了,有些不滿。想著應該是怕他們在這裡鬨騰,會吵到裡麵的洛南緋。

他整理了一下she

上的衣服,轉身離開的同時,又冷聲在何喬東的麵前警告了一句。“再說最後一遍,最好彆提傅先生!”

何喬東:“!!!”

他離開,韓千夜走了過去。“你們在因為什麼爭吵?”

“我也想問一問韓先生。這醫界的敗類,有冇有人在您的麵前說什麼?他又到底想要做什麼?”

“那天你不是問過了?”

可何喬東覺得不夠。一定還有什麼。

“我去看看洛小姐。”何喬東避過韓千夜,朝洛南緋的病房走去。他在猶豫,要不要告訴洛南緋,她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

但又怕真的會如同霍影所說的那樣,對她也會有不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是大佬,團寵媽咪是大佬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是大佬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