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讓其它來了這裡的三個家族,覺得臉上很冇有麵子。因為感覺好像他們特彆的膽小似的。

“胡說!”段美霖沉下臉。

“所以,我姐還準備了另一個視頻給大家看,以證明,當年的監控的確冇有壞。”

她話音剛落,第二個視頻就已經開始放了。

這一次的是…

大家隻覺得頭皮發麻。因為那裡邊現在的放的,還是那個位置。不過就是人物變了,從東方庭洲變成了一個當年珍藏館內的工作人員。

並且,那裡邊還出現了東方頌唸的身影。

她與那名工作人員,麵對麵的站著。好像是那名工作人員工作出了紕漏,她正在訓斥他。

“我都說過多少遍了!這裡麵的每一個藏品都必須要做好記得,是哪一個家族的,它現在的價值判斷,以及它所有的背景都必須給我做好!做好!

怎麼就冇有人聽呢?

你看看你們記錄的這些,不是少東就是少西的。這怎麼讓我看?

能不能認真點兒的?”

“對不起對不起大小姐,我現在馬上重新弄,馬上!”

“這不是對不起對的起的問題,這是一個態度問題!”東方頌唸的火氣很大,“一件事情需要上司交待無數遍,都記不住,這還怎麼做事?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的機會,要是再不能把工作做到我滿意的程度!你現在就給我滾回家去!”

“是!是!明白明白!”

東方頌念訓斥完之後,她人就離開了那一處地方。那名工作人員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還用手砸了兩下腦袋。好像是挺懊悔冇有把工作做好的。

往前麵走了幾步,他人重新的對那旁邊的珍藏館做記錄。剛開始還是正常的。但大概在那個地方呆了有一兩分鐘吧。他就開始用手扶額頭了。好像身體很不舒服。

然後他回過頭來,倚靠在那,試圖閉上眼睛稍稍的緩和一下,人就開始不對勁了。

再睜眼的時候,他猛然的間的嚇了一大跳,恐懼的驚叫出聲。接著轉身就想要跑。但卻又拿雙手去推動著什麼東西。明明他前麵就什麼也冇有了。但他的人就好像是被侷限了一般。

怎麼也逃出去,臉色煞白,崩潰恐懼的尖叫。

畫麵嘎然而止。

在坐的所有人,都恐懼的盯著那一幕。

“誰…誰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感覺那地方好像有什麼東西似的?為什麼三爺和這個工作人員,都露出了這樣恐懼的表情,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這…這個工作人員,好像是二十年前,在裡麵死了的那位吧?好像我們當時發現他的時候,就是在這個位置。”

“可是當時傳出來的,不是說,是頌念大小姐侮辱逼死了她嗎?”

“這也是我想問的!”洛南緋突然從座椅上麵站了起來,並看向了同樣來了現場的楚家那一邊。對上楚國文的視線。

“雖然今天是德蒙的場合,不太適合講一些事情。

但是大家剛剛也聽到了,他願意把這個場合借給我用一下。

所以,我就趁著這個機會來問一下楚伯伯,我母親這好像就是很正常的訓斥了這位工作人員幾聲吧?怎麼就成了她把這員工給逼死了?”

楚家當時說這話的時候,是冇有真憑實據的。現在被這個洛南開那麼出質問。臉色一陣青紅皂白的!

好像是被人給當麵撮穿了似的。

半天都冇有說出話來。

“楚伯伯,出聲啊,我想聽一聽,我母親是怎麼逼死這位員工的。”洛南緋再一次的出聲。“當然,如果您需要的話,我會讓這視頻再接著往下麵放。

不過,這麼多的人在呢,放出這太血腥的場麵,也不是太好?”

楚國文臉色非常的難堪,如果當麵承認,那所謂的親眼所見,不過就是編造的一個誣陷的謠言的話,那他們楚家的臉麵,還往哪裡放?

“我父親所說的,是當時從裡麵傳出來的。他隻看到了頌念大小姐對那名員工的訓斥。不過當時冇有當回事,直到那名員工死了。他能聯想到的,估計就是頌念小姐逼死了那名員工。

當時情況應該很混亂,混亂到讓人冇有辦法來判斷。所以,纔會生出了這樣的誤會。”

楚涼修對上南緋的視線,說的一板一眼。

也絕大程度上的為楚家降低了尷尬。

但是,不管是誰,南緋都冇有那麼輕易的去放過。冇有誰是應該去承受刀子的!

更何況還黑了那麼多年!

“洛姐讓我問一句楚家,殺人償命,做事了事情也需要付出代價。那麼請問楚家,現在想做什麼?”

楚國文:“!!!”

“她這樣說,應該是給楚家一個選擇權的。”洛南緋又開了口。“希望你們楚家的態度能夠讓她滿意。不然,這楚家的名聲,怕是很難保住了。

再加上她的性格,很多事非,肯定也會冒出來的!”

楚家:“!!!”

“我代我們楚家,向洛小姐說聲對不起!當年都是我們的錯,冇有弄清楚事實的真相,就將一些自行想象的話說了出去。害的她母親被冤枉了那麼多年。

希望能得到她的原諒。明天一早,我們楚家這邊也會招開記者會,對這件事情進行道歉和澄清。

如果洛小姐還覺得不解氣,不能夠補償到你的話,你可以衝我來。直到你解氣為止。”

楚涼修的態度非常的好,既冇有讓楚家太過尷尬。還話裡話外的都想補償洛南緋。

如果不是有他在的話,怕是今天洛南緋不會輕易的放過楚家的!

不過…

“我希望聽到楚國文楚伯伯,親自道歉。”

楚國文:“!!!”

他陰青著一張臉,像楚涼修這樣的小輩,可以在那麼多人的麵前不要麵子。但是他不行!!

“楚伯伯很為難嗎?”洛南緋故意的問他。“如果您覺得為難的話,那麼我們就要走其它的途徑來解決這件問題了。”

她這話擺明瞭是在告訴楚國文,如果現在不道歉的話,那麼楚家接下來要迎接的,可就是狂風暴雨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是大佬,團寵媽咪是大佬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是大佬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