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顧悠被幾陣抖拉回了現實,抬眼一望,葉孤城的臉上寫滿了憤怒、不甘、驚恐與害怕。

再抬眼,半空中的韓三千,屏氣。凝神,目光如炬,威武不勘!

何以是男人,區彆卻如此巨大?!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陸無神一邊繼續擺出攻擊姿態,一邊冷冷的望著韓三千。

"此子,必留不得。"敖世冷咬大牙,不由怒道。

陸無神心領神會的點點頭,扶家隕落以後,陸敖兩家針鋒相對。彼此無論是明裡還是暗裡都在較勁,但他們做夢也冇有想到的是,半路衝出個程咬金。

若然不殺。以眼前這小子驚為天人但又完全摸不透的牌底而言,將來必是他們的大患。

"他是什麼來頭,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你們覺得留不得,便趕緊出手。"掃地老者微微一笑。

"是啊,都號稱這世上最強的兩人,動個手還這麼羅嗦,你們在怕死嗎?"八荒天書極儘嘲諷。

"放肆!"敖世怒喝一聲,看了眼陸無神。

陸無神心中閃過一絲小念頭。不在廢話,合著敖世便直襲而去。

但就在四人再次打作一團的時候,猛然間,困龍山一聲輕喝。

"陸若芯,接著。"

半空之上,韓三千一道能量直接打進神之枷鎖裡,緊接著淩空拋下。

"砰!"

神之枷鎖頓時被韓三千扔在了陸若芯的麵前。

陸若芯一怔,極不可思議的望著韓三千:"你乾什麼?"

儘管來前她對神之枷鎖勢在必得,但那說到底,始終是自己的想法,事實是韓三千單靠自己,給了魔龍最後一擊,也依靠自己,強行將神之枷鎖所得。

陸若芯雖然向來高傲無比,甚至可以說目中無人。但基本原則卻可能比任何人要強上許多。

既是韓三千所拿,那自然是他所得,所謂成王敗寇。便是如此。

"你既已得,我無話可說,你不必如此。"陸若芯皺眉道。

"你有你的原則,我也有我的底線,我既答應幫你取神之枷鎖,隻要不死,我便必會完成我的諾言。"

話音一落,韓三千猛然一個衝前,手中盤古斧一劃。

轟!!

一群看到神之枷鎖落下。為財甚至不要命的人,頓時被韓三千巨斧砍飛。

"砰"

巨斧直接扛在肩頭,韓三千當空而立。冷聲喝道:"神之枷鎖已經物有所屬,誰敢上前一步,殺無赦!"

霸氣!!

甚至充滿了豪橫,但離韓三千比較近之人,無不退後一步,冇一人敢往前哪怕一下,甚至很多人乾脆把頭壓低,生怕被韓三千給盯上。

陸若芯眼呆呆的望著身後的韓三千,恍然間發現他的身影防佛非常的高大,威武!

她的心中不由一暖,也有絲絲的感動劃過,這是她第一次被一個男人如此保護。

隻是,韓三千所謂的保護,於韓三千而言,卻隻不過是為了諾言。為了完成這些而救人。

所以,他不允許神之枷鎖被非陸若芯的其他任何人所得。

"哎。"陸若芯又是何等冰雪聰明,雖然感動但她並不會被這些衝昏頭:"如果你對我。是鑒於此的話,那麼你有多少好朋友,我都想一個一個抓起來。"

"等一下,老子不打了。"

此時,半空之上,陸無神八門金氣一放。直接彈開所有人後,抽身而退,大聲一喊。

"陸無神。你!!!"敖世氣結,極其顯然的是神之枷鎖突然落在了陸若芯的手裡,而陸若芯又是這老東西的孫女。所以,這老傢夥改變主意了。

可冇有陸無神的幫助,敖世一對二能不能打得過暫且不說。即便打過又能如何?讓陸無神這王八蛋坐收漁翁之利嗎?!

"陸無神,與你這種人同為真神,是我敖世恥辱!"敖世怒罵一聲。不再廢話,轉過身,身形一飄。原地消失了。

砰!

王緩之整個人腳下一軟,隨著敖世的離開,他整個人完全的冇了精氣神。

因為這意味著,永生海域和藍山之巔在這場爭奪中似乎已經出局了。

"韓三千。"王緩之緊咬牙關,望著守在陸若芯麵前的韓三千,恨不得將他給生吞活剝了。

"撤!"大手一揮,王緩之領著大軍,朝著困仙穀撤去了。

"王叔,我父親的賀禮怎麼辦。"敖義兩兄弟也很無奈,幾步追上,非常不甘的道。

"怎麼辦?"王緩之正在氣頭上,正想開罵,卻突然見敖義和敖進停了下來,怔怔的望著自己:"怎麼了這事?"

"爺爺冇走,他在困仙穀的營帳內,急呼我們。"敖義不可思議的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狂婿韓三千蘇迎夏,上門狂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上門狂婿韓三千蘇迎夏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