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麵對何平論文前麵烏央烏央的人,她真心感覺心累。

夏東路進來直接將林九棉拉到了一邊:“顧誠來找我了,要你幫你去看看他媳婦!”

夏東路將今天的詳細情況講了講。

林九棉笑了:“這個好啊,等我把錢蕊給治好了,氣死劉悅!”

看著棉棉那氣鼓鼓的樣子,夏東路滿臉的寵溺。

“你準備什麼時候給她看病!”

林九棉想了想:“就今天下午吧,我多一天都等不了!”

夏東路嚇了一跳:“明天吧,我倆明天的課都不多。”

林九棉搖頭:“他媳婦剛好現在犯病,我去可以很快瞭解情況,緩解疼痛。”

“若是明天效果會減退,你不用管我,我隻要告訴顧誠,我下午去,讓他下午三點在上次的地方見就行了。”

夏東路挑眉,酸溜溜的道:“上次的地方,你們就見了一次,都有老地方了!”

林九棉斜瞟了他一眼:“乾嘛,吃醋啊!”

夏東路知道她們冇什麼,可就是抑製不住的吃醋,見被林九棉識破,他索性也不隱藏的承認:

“是啊,我就是吃醋了啊,咋地!”

林九棉忽然笑了,湊過來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那加點糖中和一下,如何!”

夏東路臉上的笑容燦爛了一些,卻還是酸溜溜的說:“有點少,還得再加點!”

無奈的掰過他的臉,林九棉吧唧一個吻親了上去。

“這一次呢!”

夏東路還是意猶未儘,不等說話,林九棉索性狠狠的吻上去。

幾分鐘後,林九棉笑眯眯的看著夏東路紅腫的雙唇問:

“這回夠不?”

夏東路嘿嘿的傻笑:“夠,夠了!”

林九棉滿意的走了。

下午三點,林九棉如約到了上次和顧誠見麵的那顆大樹下。

顧誠已經等在這裡了。

“謝謝你!”

林九棉擺手:“彆謝我,我是為了氣劉悅,走吧,去你家!”

顧誠的家距離學校有些遠,兩人出來做了一段公交車纔到。

他們進門的時候,屋子裡是錢蕊的口申口今聲和孩子的哭聲。

打開房門,就看到錢蕊躺在地上,捂著肚子滿臉痛苦。

孩子就蹲在一邊,拚命的想要將錢蕊拉扯起來,可他太小了,這麼也拉扯不動。

見爸爸回來了,孩子衝過來,抱著顧誠的大腿哭。

“爸爸,媽媽疼的掉下來,媽媽,救救媽媽!”

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聲,讓顧誠心裡一陣陣的難過。

他急忙上前,彎腰將妻子抱起來,放回到了床上。

林九棉走過來直接給她診脈,片刻後給她施針。

幾針下去,疼痛明顯減緩了很多。

看著慢慢平靜下來的妻子,顧誠紅了眼眶。

針留在身體上,還需要十五分鐘才能摘下來。

林九棉這個時候問顧誠:

“她這個病有多久了。”

顧誠回答:“有幾年了,兒子出生的第二年有的。”

林九棉又問:“她是不是做過流產?”

“或者是宮腔受過傷。”

顧誠默了默,神色有些晦暗,但還是如實的說了:

“是的,在生兒子後幾個月的時候,又懷孕了,她的身體不好,我不想讓她再辛苦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豪門韓三千蘇迎夏,入贅豪門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入贅豪門韓三千蘇迎夏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