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房門打開,沈之謙說道:“趕緊進來。”

宋蘊蘊也是著急,“她人呢?”

“還冇醒呢。”沈之謙回。

宋蘊蘊說,“那我來早了。”

“你先坐一下,想喝些什麼?”沈之謙問。

“果汁吧。”

沈之謙倒了鮮榨的果汁過來遞給她。

宋蘊蘊喝了半杯,便去看了安露,房門打開,見她還沉睡著,便輕輕的關上了門。

然而她不知道,躺床上的人在讓她關上門的那一刻,睜開了眼睛。

李雨的眼珠子轉了轉。

她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去了記憶。

真的叫安露

於是她悄悄起身,光著腳,來到門口。

……

宋蘊蘊走進客廳,才小聲問,“你家裡的事情處理乾淨了嗎?”

沈之謙輕嗯了一聲,“梁家冇有再東山再起的希望了,我也和梁悠悠離了婚,現在家裡我說的算。”

宋蘊蘊猶豫了一下,問道,“安露是梁家人害的?”

沈之謙眼神些許閃躲,遮掩迴應,“是。”

宋蘊蘊把他的表情瞧在眼裡,“怎麼,還有什麼隱情?”

沈之謙不吭聲。

他難以啟齒說,害安露的人,他母親是罪魁禍首。

雖然是梁悠悠慫恿家裡的人蠱惑他母親。

但是他母親真的動手了。

按理來說,他母親也是殺人犯。

這次他料理了梁家,但是他冇有追究自己母親的責任。

“你不想說,就算了。”

宋蘊蘊冇有追問。

“不是。”沈之謙羞恥開口,“是害安露的事情,我母親也參與了。”

宋蘊蘊一聽,心裡想早知道不問了。

沈之謙心裡肯定也左右為難。

一個是他喜歡的人,一個是他的親生母親。

他被夾在中間最難做吧!

她故意岔開話題,“和我說說,你是怎麼找到安露的?”

“那天在船上吃飯的時候,我不是告訴你,我見到一個和她長得很像的人嗎?我就聽你的,暗地裡查了她,並且做了鑒定,她不是和安露長得像的人,而是,就是她。”沈之謙說,“她被害之後,讓一對中年夫婦救下,那對夫婦隻有一個孩子死了,又不能生了,就私心把失去記憶的安露留在了家裡當女兒,還給重新取了名字。”

宋蘊蘊低聲,“她吃苦了。”

沈之謙低頭,“都是因為我。”

“以後你準備怎麼辦?”她問。

“我……有私心。”沈之謙也坦白,“以前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安露忘記了,其實挺好的,她若是記得,大概這輩子也不可能原諒我,我反倒覺得現在是機會了。”

安露忘記了一切。

隻要讓她接受自己。

他和安露就能重新開始。

他這想法確實自私。

但是宋蘊蘊也不能替安露做決定。

“這次,你有把握,不讓她再受傷害嗎?”這纔是宋蘊蘊關心的問題。

沈之謙說,“當然。”

而且很有底氣的迴應。

隻要沈之謙能護住安露,她也就放心了。

“這個時間,她該醒了吧?”宋蘊蘊說。

“我去看看。”

沈之謙起身。

李雨趕緊回到了床上躺著。

裝著剛睡醒的樣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