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2章悲無喜,壯有誌,無憂,無憂......

適才楚月所講的那個故事,句句俱冇提雲凰,但字字都是雲凰。

一刹那間,他彷彿明白何故會對葉小友如此的在乎和器重,武道天賦和她的氣魄是一回事,骨肉親情卻是另一回事。

今時今日,所見所聞,種種之事皆已超乎他的想象。

他用了二十載的時間良藥,都無法遺忘掉深入骨血的愛人和從未出世的孩子。

冇人清楚,當陳老推算出雲凰腹中孩子是一位公主之時,他是何等的快樂。

彼時,陳老站在星雲盤中,負手而立,長歎一聲,白髮微揚帶起了仙風道骨。

陳老說道:“公主命格,苦也,難也,悲無喜,壯有誌。”

他問何故。

陳老回道:“憂愁,坎坷,苦難,錘鍊,命......多舛,此乃......無生命格,其意為:有死......無生!”

後來啊,他再怎麼小心翼翼的守護,那個孩子與他的愛人,都葬身在了戰場。

他抱著骨灰跪在屍橫遍野的戰場,斷臂之處流源源不斷的血,整個天地間都響起他痛苦的嘶吼聲。

從此,他一蹶不振,心有千千結。

若他當年冇失妻女,如今的武神強者之中,他必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奈何痛失吾愛,悲痛頹廢,所謂武道之淩雲壯誌,頓時間飛散成煙!

葉天帝咽喉深處瀰漫出了一絲絲的苦味。

他為孩子取名為無憂,是為一生無憂,平安喜樂,但他親眼見證了武神殿主葉楚月的崛起,也親眼看見了......她的苦難坎坷,唯獨不同的是,他絲毫都不知情......

葉天帝滿目痛色地看著楚月。

少女的那一雙黑金火瞳以及漫天的肅殺之氣,宛如魔尊降臨,死神破土,那一根龍鳳鐵棍在她的手中竟比刀槍劍戟還要鋒利強悍。

“砰!”

楚月翻空而過,雙手執棍,毫不客氣地打在了風雷的麵門。

風雷的雙臂皮肉筋脈外翻,鮮血狂湧而出,就連臂骨都已出現了裂縫,無法再執刀抵擋。

“啊!”

他隻得凝聚出十年大武聖境的武道氣力,宛如狂風驟雨洶湧在麵門,形成了一道土色的屏障盾牌!

鐵棍砸在屏障盾牌,頓時就看到屏障盾牌散開了蛛網般的裂縫,隨之如火樹銀花般的焰火,瞬間支離破碎的綻放!

“轟!”

楚月手中鐵棍,砸在了風雷的滿麵,打得風雷鼻梁骨碎裂,麵門塌陷,棍棒落下之地立即充血發紅。

風雷“噗嗤”一聲便吐出了一大口帶牙的鮮血,霎時,他感到天旋地轉,頭暈眼花,意識即將模糊的刹那,他往前栽倒摔在地上,本該是昏睡過去的,但一股清涼如水之意從麵門傷處湧向了他的四肢百骸,治癒著他身上的傷勢,隻見風雷意識逐漸清醒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突然驚恐地看向了葉楚月。

葉楚月竟在治癒著他,就是為了讓他清醒的嘗受痛苦。

“風城主。”

楚月殘忍冷血地笑:“想一死了之,可冇這麼容易的事,你死了,老子可就不痛快了。”

言罷,斜劈一棍,直接打在了風雷的側腦,打得風雷痛到慘叫出聲。

風雷口中不斷吐出粘稠的鮮血,整個人都已經頭破血流,奄奄一息。

在他即將再次往前栽倒之時,便見楚月一個箭步上前,五指赫然攥住了風雷的後衣襟,鐵棍砸在地麵,從神農空間取出治療用的丹藥,倒豆子般全都塞進了風雷的口中。

這些丹藥就像是吊著人一口氣的人蔘,保不了命,但隻要武體冇有爆裂,就都會弔著一口氣。

卻說四周眾人,天穹地上,無數道目光看見楚月的操作之後,都有種如被扼喉般的窒息感。

似有徹骨的寒意,從脊椎骨衍生到了天靈蓋。

他們看著身穿鳳翎戰袍的少女,心卻被深深的震撼與一絲絲的恐懼給填滿。

殺人不過頭點地。

砍頭不過碗大的疤。

但她如此做,實在是狠。

“砰!”

楚月腳掌踏地飛掠而出,雙手執棍,自半空之上猛砸而下,直砸在了風雷的天靈蓋。

“哢嚓。”

天靈蓋發出了碎裂的聲音。

楚月雙足落地,戰袍飛揚,指地的鐵棍染著風雷的血。

塵煙四起。

她緩緩抬起充血的眸,冷視風雷,嗓音沙啞道:“這一棍,是因你背信棄義,道貌岸然!”

旋即收棍再出棍,棍如長劍展虹光,砸向了風雷的腹部,砸得風雷的身體彎曲拱起似成一把猥瑣的弓。

“這一棍,是因你無惡不作,衣冠禽獸!”

“砰。”

“這一棍,是因你賣國求榮,不堪為人!”

“砰砰砰砰砰砰砰!”

眾人隻看見,楚月踏著瞬步,每一個瞬間,都猶如殘影而過,出現在風雷周邊不同的方位出棍。

每一道棍,都精準無誤地砸在了風雷的身上。

那棍下的勁力,都能砸碎一座山,更何況是一個人!

幾十棍砸下,血液飛濺,但都是皮肉之痛,風雷的元神還冇有損傷。

足以見得,當年母親究竟被折磨成了什麼樣子,纔會連神魂都碎裂飛出體外。

楚月紅著眼睛,瞬步而現,身似浮光,帶來最原始的血腥衝動。

她宛如叢林之中的萬獸之王,是人世間最凶猛的一頭狼!

不過瞬息間,就已出棍上百,全都砸在了風雷的身上。

倏地,一道閃爍著晶瑩的血光從風雷的顱腔之中飛出。

楚月赫然伸出手將其抓住。

緩慢地打開攥起的手掌。

楚月低頭垂眸看去,血淋漓的神魂碎片在她的手心。

下一刻,風炙火焰燃起,將風雷的神魂碎片燃為灰燼。

“啊啊啊啊啊!”風雷慘叫不止。

“砰砰砰!”

楚月接連三輥打出,又接二連三的掉出了神魂碎片。

楚月橫空一棍,將剩下的神魂碎片給震碎成了齏粉。

周遭武者,俱是目瞪口呆看著如此一幕。

看著她把風雷的元神打得散開,神誌不清的發出痛苦的嚎叫。

最後一道神魂碎片被楚月用鐵棍砸碎。

鐵棍落地,她滿臉都是鮮血。

藥神宗主如同見鬼,驚恐萬分!

“葉殿主,你適才所說的故事,暫隻是你的片麵之詞,冇有證據,你這般出手,是否太過於冒昧?”謝武神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楚月優雅從容的抬手拭去麵頰的血漬,狠戾如狼更如鬼使的黑金火瞳,緩緩抬起,看向了謝武神。

她妖冶一笑,說:

“謝武神,讓你失望了,本尊有的是證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