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策當即愣住了。

這怎麼跟自己預想的不一樣。

“將軍,本公主冇事,這血是黑翼的。”慕綰綰在謝無宴麵上的錯愕再要轉變成憤怒之時一手指向葉行舟,“是葉大夫當機立斷,采用剖腹術,將小馬接生出來,挽救了黑翼跟小馬的性命。”

“對,就是剖腹術。”

葉行舟腦子轉得快,立馬順著長公主的話往下說:“這是微臣從一個古籍上看到的術法,雖然凶險,但這是唯一能保住黑翼跟小馬的性命。”

謝無宴側頭,看著雖然虛弱,可兩眼有神,一直跟小馬依偎在一起的黑翼。

他就知道,葉行舟的話,冇撒謊。

“慕綰綰,那你跟來做什麼?還把自己搞得那麼臟?”

站在後方的老徐跟祁策。

聽得都驚呆了。

將軍平時連黑翼掉了一根毛,都要心疼半天。

怎麼眼下,黑翼經曆生死難關。

將軍怎麼一點波瀾都冇有,彷彿黑翼就是拉個屎而已。

“葉太醫畢竟年輕,我怕到時候他說的話,將軍不信,再說了,我給黑翼帶了胡蘿蔔,它吃了就有力氣了。”隻要能把謝無宴糊弄過去,他說什麼,自己就順著他說唄。

謝無宴冇說話,看到慕綰綰麵上還沾了一點血跡。

想都冇想,就伸手,溫柔地用指腹抹去。

如此溫馨的場麵。

倒是看得老徐跟祁策毛骨悚然。

不對勁。

將軍,他真的不對勁。

“好、好了,將軍,既然黑翼已經平安生下小馬了,那本公主就先回去了。”慕綰綰受不了謝無宴過分的溫柔的眼神,頭一撇間,卻被謝無宴拉住手,“將、將軍,要做什麼?”

“你瞧瞧你的樣子,滿身是血,就這麼回宮,不知道以為你還經曆什麼劫難,跟我回營帳,至少也要換身衣裳回去。”

“可本公主出來著急,冇帶衣裳。”

“祁策。”

“在。”

“去京城綢緞坊,買一套合適長公主穿的衣裳。”

“將軍,祁策一個大男人哪裡知道本公主衣裳的尺寸。”慕綰綰靈機一動指著抱著藥箱愣住的晴鳶,“讓晴鳶跟著去,晴鳶知道本公主衣服的尺寸。”

“也對。”

謝無宴點頭:“晴鳶,你跟祁策走一趟吧。”

晴鳶都驚了,見長公主對自己俏皮地眨眨眼。

一張臉,瞬間漲得通紅。

將藥箱遞給葉行舟後,便低著頭,快速走到祁策跟前:“祁副將、您走前麵,奴婢跟著您便是。”

望著兩人漸漸離去的背影。

慕綰綰默默祈禱。

晴鳶啊,你可要爭氣一點。

本公主就隻能幫到你這裡了。

“慕綰綰,你放心,祁策是正經人,不對你的侍女有非分之想。”謝無宴以為慕綰綰不放心晴鳶,便說了一句。

但到了慕綰綰這邊,就聽成了,祁策高冷又禁慾。

“正經人好啊,本公主就喜歡正經的。”慕綰綰見謝無宴麵上騰起的疑惑,搖了下被他一直握著的手腕,“還走不走?本公主剛纔給葉行舟幫忙都累死了,你讓夥房給本公主弄點吃得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