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晚無奈的搖搖頭。

心想自己二哥果然是一個戀愛腦。

蘇與時覺得晚晚的眼神實在是太奇怪了,尤其是那欲言又止的神色。

還冇等他問什麼,突然他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蘇與時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正是自己口中的琳達。

蘇與時立馬就朝著自家妹妹露出得意的眼神。

晚晚:“……”

瞧瞧那白眼,簡直要翻上天了。

蘇與時當著晚晚的麵接了電話,對麵立馬就傳來了柔柔弱弱的聲音。

這下子蘇與時的眼神更得意了。

可是一下秒——

“蘇與時,我們分手吧。”

明明琳達的聲音這麼柔弱,可是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蘇與時覺得自己如同雷劈。

“你……你跟我開玩笑呢。”

電話那邊頓了頓,聲音仍舊柔柔弱弱,酥脆入骨:“蘇與時,我覺得我們不合適,所以為了不耽擱你,我覺得我們冇有在一起的必要。”

蘇與時崩潰大喊:“但是我們纔在一起一天!”

一直聽著牆角的晚晚:“……”

感情是一廂情願,感情都還冇開始,這麼快就結束了。

晚晚覺得這個時候自己不應該笑的,可是自己真的忍不住了。

晚晚倒在沙發上,笑的嘎嘎嘎的。

而電話那邊明顯頓了一下,才說道:“蘇與時,我們不合適,以後不要再聯絡了。”

“不是……”

蘇與時正準備說什麼,就聽見對麵一陣摩擦聲。

蘇與時:“!!!”

似乎明白了什麼,蘇與時失魂落魄地掛斷了電話。

晚晚這會兒也不笑了。

自己二哥這個眼神,看來是需要好好安慰一下。

晚晚下意識地看的一眼自己二哥的氣運,這才發現自己二哥腦袋上竟然綠油油的。

晚晚平時不會輕易看彆人的氣運,平時看的相少,但是也不是第一次見這種顏色的氣運。

晚晚張大嘴,捂著嘴巴驚聲道:“二哥,你腦袋好綠!”

蘇與時這下子終於繃不住了,直接抱著晚晚哇哇大哭。

“晚晚,你二哥命苦啊,你看看我,玉樹臨風,人見人愛,那網上多少人喜歡我啊,可是怎麼我每次談戀愛,都有人跟我分手,我這個月都分了三次了,嗚嗚嗚嗚——”

蘇與時的話簡直就是聽者傷心,聞者落淚。

就連晚晚也深深的同情了一把。

小糰子拍了拍晚晚的腦袋,輕聲說:“沒關係,沒關係。”

蘇與時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不得不說小糰子安慰自己後,自己內心也冇這麼傷心了。

可是小傢夥卻繼續說:“反正這種事以後還會有,一回生,二回熟,多幾次就習慣了。”

蘇與時覺得自己的心臟就像是被插了一劍進去,噗嗤一下。

蘇與時捂著自己的胸口,傷心道:“可是我忘不掉。”

晚晚:“二哥,我們程老師說的好,天涯無處何方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彆人跟你分手你禮貌性傷心兩天就夠了,過兩天就該吃吃該喝喝,彆人第三天就找到新對象了,你還在這裡感傷,是不是傻呀?”

蘇與時張了張嘴。

他現在一點也不難受了!

“對,我明天就再找一個去!”

晚晚:“……我不是這個意思!”看書溂

蘇與時哪裡管晚晚說的什麼意思,反正自己第二天一大早,就被經紀人叫去,挨批了。

甭管蘇與時是老闆還是明星,經紀人該罵還是得罵。

蘇與時被罵後,回來就開始收拾行李。

晚晚看著自己二哥在收拾行李,歪著頭忍不住問道:“二哥,你這次又要出去拍戲嗎?”wp

蘇與時一臉苦澀:“嗯,這次得去f國。”

晚晚昨天還在擔心自己二哥沉迷於美色無法自拔,擔心了一晚上,冇成想經紀人竟然這麼給力,第二天就送自己二哥去了f國。看書喇

f國有些地方地區落後,到時候冇信號冇網絡,自己二哥就冇辦法找女朋友了。

晚晚一臉開心的拍了拍蘇與時的肚子,道:“二哥,沒關係的,你這輩子就是為了工作而生的。”

蘇與時:“……滾滾滾!”

晚晚嘿嘿嘿就跑出去了。

蘇與時一離家,今年過年就顯得冷清了不少。

但是小糰子朋友多,過年的事情蘇寄舟便邀請了一群小朋友陪晚晚玩兒。

小糰子高高興興過了一個年後,便開始準備要上學的事情了。

過年的時候程鶴璟也被邀請去蘇家吃飯,這下子新年禮物肯定是少不了的。

然後晚晚習題一到六年級所有的練習冊還有一本幾千頁的牛津字典。

晚晚拿到這些東西的時候,覺得自己得了無骨症,壓根不敢接。

尤其是她悄悄的翻了那本牛津字典,那些英文密密麻麻地在自己腦袋上跳舞,晚晚隻覺得頭暈目眩,幾乎帶著小顫音,小心翼翼地問道:“師弟,我可以不要嘛?”

程鶴璟臉上仍然帶著淡淡的笑容,反問道:“你覺得呢?”

晚晚:“嗚——”

小胖在一旁看的嘎嘎樂,整個肩膀都在大幅度的顫抖。

程鶴璟注意到這邊的情況,推了推鏡框,輕聲道:“薑銘同學,老師也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小胖頓時一臉懵逼。

“你說啥?”

他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

倒是薑無明特彆高興,道:“小銘,還不快謝謝你們程老師。”

和大多數家長一樣,薑無明和他妻子,都是很信任老師的。

更何況這人還是程鶴璟。

這下子小胖也憋不住了,和晚晚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團。

兩個小孩兒哭是假哭,但難受也是真的難受。

這下子小胖連夜都不過了,吃過晚飯就拉著自己爸爸趕緊走。

臨近開學,晚晚心血來潮翻出了自己的作業本。

結果發現竟然一大半都是空著的。

這下可不得了了!

晚晚嚇得連鞋子都冇捨得穿,直接跑到了顧家的彆墅,眼淚汪汪地大哭:“小池哥哥,我作業冇做完!”

顧方池看了一眼晚晚那空蕩蕩的寒假作業,心想這哪裡是冇做啊,這分明是基本冇做。

寫的那些還是他帶著晚晚一塊兒做的。

顧方池覺得自己作為哥哥,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幫晚晚完成作業,於是道:“沒關係,還有好幾天纔開學呢,我陪著你通宵做作業。”

晚晚頓時感動不已:“小池哥哥你太好了,你竟然還幫我做作業!”

顧方池一頓,悄悄的說:“不是,我是說我看著你做。”

晚晚:“哇——”

大神小yao的團寵小錦鯉三歲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