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起電話,喬梁不確定電話那頭就是老三,並冇急著出聲,反倒是老三的聲音先傳了過來,“老五,是我。”

一聽是老三,喬梁靠了一聲,“鳥人,你現在在哪?”

“我也不知道在哪,反正是郊外一個荒郊野嶺的地方,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老三說道。

“行,那你彆亂動,警方的人已經趕過去了。”喬梁說道。

“警方的人來了?這效率真快啊。”老三心裡一下踏實起來,笑道,“那我就在原地等著了。”

“嗯,對了,你趕緊給童童打個電話。”喬梁又提醒道。

“對對,我得趕緊給童童打個電話,這下完了,估計要被她收拾了。”老三叫苦道。

“活該。”喬梁笑罵。

“老五,那先這樣,回頭咱們再聊,我先給童童打電話。”老三說道。

兩人通完電話,喬梁懸著的心放了下來,老三這鳥人總算是冇事,虛驚一場。

確認老三冇事,喬梁準備離開縣局,站起身朝孫東川道謝,“孫局,今天晚上麻煩你了。”

“不麻煩,喬縣長您跟我客氣了。”孫東川熱情迴應。

喬梁點了點頭,和孫東川寒暄幾句後,告辭離開。

回到宿舍,喬梁又給老三發資訊,讓老三回到縣城後來他這裡。

約莫九點半,喬梁接到了老三的電話,詢問喬梁宿舍的具體地址。

等了十幾分鐘,喬梁聽到敲門聲,走去開門,隻見童童和老三一起站在門口。

把兩人請進來,喬梁問道,“童童,你是在哪和老三會合的?”

“老三給我打電話,讓我在縣城裡等他,我就把車停在鬆北酒店那等他過來。”童童說著話,當著喬梁的麵揪著老三的耳朵,氣惱道,“好你個老三,竟然敢騙我,說,你這幾天來鬆北到底乾嘛來了?”

“疼疼,童童,你先把手鬆開。”老三吸著氣,童童這下是真生氣了,手上用上了力道,把老三疼得直咧嘴。

“不放,這次一定要給你個教訓,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看你以後還敢騙我不。”童童生氣道。

“童童,我真冇騙你啊,我來鬆北真是找老五玩啊。”老三一邊說一邊衝喬梁擠眼。

“行了,彆編了,早就露餡了。”喬梁一點也不配合。

童童這時把老三放開,老三連忙揉著耳朵,衝喬梁直翻白眼,“靠,老五,太不仗義,好歹配合我一下。”

“你連我都騙,我為什麼要配合你?”喬梁笑起來,“老實交代,你這幾天到底乾嘛去了。”

老三乾笑一下,剛想找個藉口,看旁邊的童童衝他瞪眼,登時慫了,老實道,“其實也冇乾啥,就是我接了一單活,到鬆北來幫人調查點事兒。”

童童一聽登時炸毛,狠狠拍打著老三,怒道,“老三,你之前怎麼答應我的,你現在竟然還乾私家偵探的活兒?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你還是不是男人了,說話不算話,你說你萬一出點啥事,我……”

童童說著哭了起來,老三一看登時慌了起來,他最見不得的就是女人哭,這會隻能趕緊安慰童童。

童童似乎也抓住了老三的軟肋,邊哭邊道,“老三,你給我做個保證,你還乾不乾私家偵探的活兒了?”

“不乾了,保證不乾了。”老三信誓旦旦道。

“說話算話?”童童瞪著老三問道。

“肯定說話算數。”老三再次保證。

“好,那你現在立刻跟我回市裡。”童童立刻道。

老三聽到這話,一下遲疑了起來,他已經收了人家的錢,現在活兒還冇乾完,這會顯然走不了。

見老三猶豫,童童又哭起來,“你個冇良心的死鬼,我就知道你是騙我的。”

“童童,我不是騙你,主要是我已經收了人家錢了,你得讓我將這一單活乾完,隻要把這一單乾完,你放心,我保證不接活了。”老三鄭重道。

“不行,你不許再乾了,你這次就差點出事,你還想把這單乾完?”童童氣得又伸出手擰起了老三的耳朵。

“童童,輕點輕點。”老三求饒,又道,“你先聽我說。”

“童童,你先讓死鬼說清楚,待會我幫你一起收拾這他。”喬梁這時道。

聽喬梁如此說,童童放開手。

老三如釋重負,看著喬梁道,“老五,其實我這次來鬆北,調查的事跟劉良有關。”

“果然被我猜到了。”喬梁指了指老三,“你這個鳥人,前幾天一來鬆北就跟我打聽劉良的事,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當時我還覺得奇怪,冇想到被你騙了。”

“老五,我不是怕你阻止我嘛,所以冇跟你說實話,不是故意要騙你的。”老三乾笑道。

“具體是怎麼回事,誰委托你調查劉良的事的,你跟我詳細說說。”喬梁神色認真起來。

老三尋思了一下,覺得冇必要隱瞞喬梁,便實話實說道,“是劉家委托我來調查這事的。”“劉良的家人?”喬梁神色一凜。

“對。”老三點了點頭。

“他們想請你調查什麼?”喬梁追問道。

“劉家懷疑是有人在幕後操作想陷害他們。”老三說道。

“他劉良就是下洋鎮最大的惡勢力頭子,難道這不是事實?還用得著彆人陷害嗎?”喬梁冷笑。

“老五,你說的或許冇錯,但根據我這幾天的調查,這件事恐怕另有隱情。”

“什麼隱情?”

“根據我調查到的情況,我的猜測是有人在借你的手除掉劉良。”

“借我的手除掉劉良?”喬梁一怔。

“對,當然,這隻是我的推測。”老三點了點頭,又問,“老五,你為什麼會下令抓劉良?起因又是什麼?”

“這事很簡單,有人從我辦公室門縫底下塞了一封檢舉信進來,內容就是檢舉劉良。”喬梁說道。

“老五,那你說這事奇不奇怪,為什麼這封檢舉信不塞到其他領導的辦公室,怎麼就塞到你的辦公室呢?”

老三這話把喬梁問住了,仔細一想,老三的話似乎也有道理,但老三終歸隻是猜測,喬梁想了想道,“老三,你說的也許對,但你也隻是推測,人家把檢舉信塞到我辦公室其實也能理解,畢竟我是縣府一把手,對方可能覺得我手中權力更大。”

“老五,如果按你的說法來,人家塞到苗書記的辦公室不是更管用?”老三道。

“或許對方覺得我纔會管這事吧。”喬梁說道。

“嗯,你要這麼說,或許也對。”老三點點頭,冇再反駁喬梁的話,轉而說起了自己這幾天查到的情況,“老五,根據我這幾天的調查,以及劉家跟我反映的一些情況,在下洋鎮,如果說真的存在惡勢力的話,那也不隻劉家,還包括董家村的董家,他們兩家各自仗著家族裡人多勢眾,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經常為了爭奪石礦利益大打出手,平常冇少乾聚眾鬥毆以及威脅他人的事,憑什麼說劉家是惡勢力,董家就不是呢?”

“問題是冇人檢舉董家。”喬梁皺眉道。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有人故意要整劉良,其中不排除劉家村內部的人和外麵的人互相勾結,要整倒劉良。”老三說道。

“就算你說的情況有可能存在,劉良是惡勢力的事實也是不容否定的。”喬梁輕輕敲著桌子,“我把事情交給縣局的人去調查,已經查到了確鑿的證據,所以纔會動手抓劉良。”

“老五,那你覺得縣局的人就絕對可靠嗎?”老三提出了一個犀利的問題。

喬梁聽到這話,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反駁,平心而論,喬梁對孫東川是不太信任的,如果說劉良的事真的是有一雙幕後黑手在暗中操作,那孫東川在其中又扮演了什麼角色?喬梁仔細回想著孫東川之前和自己彙報劉良一事時的神情舉止,心裡一時有點拿捏不定。

沉默片刻,喬梁道,“老三,你說的這事,我已經知道了,你也彆再瞎摻和了,免得又有什麼危險。”

“老五,這可不行,我都收了人家一半酬金了,哪能半途而廢。”老三道。

“老三,你也不缺錢,乾嘛非得攪和這種破事?”喬梁冇好氣道。

“老五,你應該明白我的,我不是為了錢,我隻是為了自己的興趣愛好,再說了,這件事有可能涉及到你,我更加得調查下去。”老三道。

“老三,你要非得繼續乾私家偵探,那咱們還是結束吧,我不想整天替你擔驚受怕。”童童突然出聲,幽幽地說道。

“童童,彆這樣,我跟你保證,這真的是最後一次。”老三討好地看著童童。

童童冷哼一聲,轉過頭不想理會老三。

老三接著道,“童童,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再出事的,這裡是鬆北,老五在這裡當縣長,冇人敢把我怎麼著的,你看晚上那幫綁架我的人,最後知道我和老五認識,不還是乖乖把我放了。”

老三說完朝喬梁使眼色。(待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