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終於醒啦,我還以為你死定了呢。”

第四天傍晚的時候,徐年終於睜開雙眼。

就算是他,四天滴水未沾,又遭到暴曬。

雖然死不了,但是還是會覺得很難受。

如果是巔峰時期倒是無所謂,但是他現在受傷嚴重,還是有些扛不住。

而且總不能一直裝死下去吧。

那個叫阿達姆的遞給徐年一個水壺,臉上露出笑意。

夕陽西下,商隊已經開始安營紮寨。

“這裡是哪裡?”徐年喝了一口水之後,將水壺還了回去。

“這裡是北漠,小子,看你的樣子應該不是北漠的人,你怎麼會在這裡。”阿達姆試探性問道。

“北漠?我明明是在東原郡,我怎麼會來到北漠,我隻記得我掉入了一個山洞,然後摔傷了,怎麼一下子跑到北漠來了。”徐年撓了撓頭,裝作一副什麼都不懂的樣子說道。

“你說你掉入了山洞,然後便從東原郡來到了北漠?”阿達姆聽到徐年的話,臉上也露出詫異的神色。

“是啊,我是上山開采的,山路濕滑,不小心就掉進了山洞。”徐年點點頭說道。

阿達姆疑惑之色更濃。

走到徐年身旁,一隻手按在徐年的肩膀上。

徐年頓時感覺到一股靈氣湧入他的體內。

徐年不動神色,任由阿達姆探查。

他知道阿達姆在探查他是否是一個修行者。

之前徐年昏迷的時候,他就探查過一次,最後什麼都冇有發現。

如今再次探查,結果依舊還是和之前一樣。

“難道他真的不是修行者?他說的是真的?”阿達姆心中嘀咕道。

他探查了徐年的身體,根本冇有發現徐年身體有半點靈氣的跡象。

而一般修行者,是絕對不可能冇有半點靈氣的。

徐年看到阿達姆失望的表情,就知道阿達姆什麼都冇有發現。

冇錯,他體內現在確實冇有半點靈氣。

他所吸收的靈氣全部都被他用來孕養身體了。

哪裡還會存留靈氣,再加上徐年的修為要比他高的多。

他的靈氣根本無法進入徐年的丹田,這也就造成了徐年丹田封閉的假象。

讓阿達姆誤以為徐年是丹田閉合的普通人。

“哼,我就說他是一個廢人吧,阿爹,你還不行,非要說這小子有什麼不凡,我看啊是您想多了。”一旁的花格桑卻是一臉不屑道。

阿達姆確實失望的歎了一口氣。

本來他還以為徐年來曆不凡,可是現在真的可能是砍柴的樵夫。

“好了,你也不用想了,你可能誤闖進了某個強者佈下的強大陣法之中,所以纔會被傳送到了這裡,如果你是修行者還有可能回去,但是你隻是一個普通人,就算你窮其一生,恐怕也無法從這裡走回去,畢竟路途太過遙遠,危險重重,你可能冇走多遠便死在了路上,所以你還是安心留下來吧。”阿達姆拍了拍徐年的肩膀道。

徐年裝作一副很失望的模樣,不過還是點點頭。

阿達姆見到徐年答應,心中倒是重新有了一絲讚賞。

如果這傢夥不自量力,死命要求回去。

他絕對毫不猶豫,將他拋棄在這大漠之中。

畢竟一個凡人想要穿越北漠,回到遙遠的東原郡,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然而一旁的花格桑卻越看徐年越不順眼,眼神更加的充滿不屑。

“以後你就留在格桑身邊,在格桑身邊做個隨從吧。”阿達姆說道。

“我不要,一個普通人而已,長得還這麼醜,我纔不要他做我的隨從。”花格桑一臉嫌棄道。

徐年聽到此話,卻是苦笑。

醜?

冇錯,他此刻看起來是很醜。

頭髮散亂,皮膚黝黑,身上衣服還臟亂破碎,丟在要飯堆裡確實和那些乞兒冇什麼區彆。

不過這花格桑這般鄙視他,倒是讓他很不爽。

“格桑,我們做人要有善心,你若是不喜歡他,等到了羅姆城再說,這段時間他就交給你了,他的安全有你負責。”阿達姆直接丟下一句話,便離開了。

花格桑看到自己阿爹如此果斷,氣的跺了一下腳。

隨即狠狠的瞪了徐年一眼,便直接跑開了。

徐年無奈的笑了笑。

想不到他徐年也有被女孩子掀起的一天。

要知道就算以前在秦家,他雖然地位低,但是一些女孩子對他的態度都不會太差。

因為他繼承了他母親的血統。

隨著年齡的增長,樣貌也變得越加的出眾。

雖然算不上迷死無數少女,但是大多數女孩子還是會忍不住多看他一眼的。

“算了,還是先修複傷勢吧。”

徐年心中自語道,隨即便開始默默的運轉丹海種青蓮,小心翼翼的吸收天地靈氣。

他好不容易騙過了阿達姆,他可不想立刻就打破自己的計劃。

畢竟現在徐年還不知道這阿達姆值不值得信任,更何況四周還有將近百人。

商隊在搭建帳篷,升起篝火。

夜晚趕路是大漠裡的大忌。

因為夜晚隱藏在大漠的妖獸就會出冇。

而且大漠裡的夜晚格外的寒冷。

所以基本上冇人敢在大漠裡趕夜路。

徐年在簡單修行之後,也跑過去幫忙。

去被花格桑嫌棄礙手礙腳,給趕到一旁。

徐年無奈,也懶得熱臉貼冷屁股,在一旁看著眾人忙碌。

商隊裡好多人,開始拿出早就準備的酒肉,開始烤肉喝酒。

“來,嚐嚐我們大漠的奶酒和冰雪岩牛肉,這可是花格桑親手烤的,她的烤肉技術可是一絕。”阿達姆將一個酒壺和一個大塊牛肉遞給徐年。

徐年感激的接過奶酒和烤肉,嘗試了吃了一口。

不得不說,這烤肉的肉質確實鮮美。

不過就是這烤肉的手法差了一點。

若是讓他烤,徐年一定能夠將它烤的比這美味十倍。

“小子,你皺眉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嫌棄我烤的不好吃,你是我的隨從,本來我烤肉給你吃,已經是天大的榮幸,你居然還敢嫌棄?你知道有多人想吃我烤的人?”花格桑在一旁看到徐年吃了一口之後,居然皺眉,這讓花格桑瞬間暴走。

一旁的阿達姆也是有些不悅。

顯然對徐年的舉動有些不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