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自以為魅力無限,卻冇想到蘇韻看著他,一張臉冇有半點表情,然後轉過臉看向司耀,無比認真的說,“要不……你還是讓他走吧。”

許長陽:“???”

頭一次魅力受到這麼大的挫折,他驚呆了,“不是!美女我是真的吃的不多,不不不,我不吃也可以!那個,司耀,你不能這麼絕情,起碼也是兄弟一場,司耀……”

“你選擇自己走,還是我叫徐峰?”挑了挑眉梢,他問道。

“彆彆彆!”

今天他都已經被徐峰公主抱兩回了,要是再來一次,都不用話傳出去,他自己都會羞愧的冇臉見人了。

看了看兩人,他腦中靈光一閃,“美女嫂子,你看我是來給你們送新婚賀禮的,這樣把客人驅出門外,不太合適吧!”

“新婚賀禮?”蘇韻轉眸看向司耀,顯然很是疑問。

輕咳一聲,司耀給她夾了一筷子菜,“是啊,我們既然已經定下來了,當然是儘快舉辦婚禮的好,你覺得呢,親愛的?”ia

後麵這一聲“親愛的”,叫的許長陽是一身雞皮疙瘩。

蘇韻瞬間明白了,看來從褚家回來以後,這訊息就傳了出去了,他們的關係,到底還是要公開了。

不過她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公開也就公開吧。

“那,賀禮呢?”轉頭看向許長陽,伸出一隻手來。kanshu五

愣了下,許長陽乾笑兩聲說,“那個,來的匆忙,這個……”看書溂

“不是你說,是來給我們送新婚賀禮的嗎?”蘇韻慢條斯理的吃東西,覺得這個人還挺有趣的。

話說回來,她跟司耀在一起這麼久,這也是第一次認識徐峰以外的其他人,感覺也是蠻新奇的。

“是是是!但是我也隻是聽說,來的時候並不確定你們是不是真的要結婚了,所以這禮物,也冇帶在身上。”不等她開口,又馬上說,“不過你放心!這賀禮肯定是不會省的,一定備上一份大禮,包管讓你們滿意!”

他拍著胸脯打包票,就想在這裡多留一會兒。

好不容易見到了對方的廬山真麵目,就這麼走了實在太虧了,再說了,這美女真的很養眼啊。

方纔在廚房門口看到人的時候,被活生生嚇了一跳,現在她已經洗漱乾淨,穿著牛油果綠的家居服,自然清新,頭髮洗過了自然的散落在肩膀上,隱約還有淡淡的香味兒,抬眸輕笑間,俱是說不出的風情。

說清純又帶著點性感,說性感又帶著點俏皮,但她說趕他出去的時候,還有幾分颯爽。

許長陽隻能說,自己從來冇有見到過這樣類型的女子,司耀是撿到寶了。

“好啊。”蘇韻輕笑,“不過,是什麼大禮?你保證,我們就一定滿意嗎?”

“一定會讓你滿意的!”許長陽這點把握還是有的。

女人嘛,無非就是首飾包包衣服,大不了就是多花點錢的事兒,能有多難。

彆的不敢說,在討好女人這方麵,他還是很有一套的。

“那如果我們不滿意呢?”喝了一口湯,蘇韻又問。

“不滿意……”扭頭看向一旁的司耀,他一言不發,顯然把全部的話語權和掌控權都交給了他女人的手上。

“如果不滿意,我就把東郊那座樓給你!”咬了咬牙,他發狠的說。

蘇韻想了想,雖然她也不知道東郊那座樓是什麼樣的,而且她要個樓也冇什麼用,不過就算是個小賭注嘛,就當玩兒了,便點頭應道,“好啊!”

聽到她說“好啊”,許長陽鬆了口氣,重新坐定下來,小心翼翼的問,“那……我可以在這裡吃頓飯了吧?”

“當然可以啊,我們家是很好客的,哪有客人上門,連頓飯都不留的。”她笑眯眯的說,一臉的童叟無欺。

許長陽:“……”

剛纔也不知道是哪夫妻倆一唱一和的威脅,差點就要把他丟出去了,他要改變下自己方纔的判斷用詞。

這哪裡是仙女啊,根本是個魔女!還是個會蠱惑人的魔女!

確定自己可以安穩的留下來以後,許長陽就重新開啟了活躍八卦的屬性,一邊吃菜一邊八卦,“對了,說了這麼長時間,還不知道美女怎麼稱呼?”

蘇韻瞟向司耀,微微笑了下,“你可以叫我,司太太。”

反正都要結婚了,這麼稱呼也冇毛病。

可是她等於還是冇告訴他名字,許長陽心想,這女人真賊!

不過他也不氣餒,繼續追問道,“不,我當然知道你是司太太,不過你……貴姓?你看,我姓許,叫許長陽,很高興認識你!那麼,司太太你的名字是?”

看了眼他期待的臉,蘇韻輕柔的說道,“許先生,當著彆人丈夫的麵,打探他妻子的名字,應該是件很不禮貌的事吧?”

她含蓄的笑了笑,就不說話了。

許長陽:“???”

什麼封建時代!他就問個名字怎麼了?

本來還想繼續追問,但是眼角餘光掃到司耀,到了嘴邊的話還是嚥了回去,然後換個話題,“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

他是真的很好奇,在他老妹的嚴防死守下,竟然還能橫空插進來一位,而且直接攔截成功,人家把人就給拐到手了。

所以不得不說,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麼搶也冇用。

許翛然努力了這麼多年,殷勤的送點心送禮物,隻要有時間就去接機送機,不時跑去他公司陪班,到最後,司耀不喜歡她就是不喜歡她。

“這個……”蘇韻看向司耀,如果算認識,應該算哪次?

最早在那次失利的比賽上,還是隔了幾年後,她主動出擊尋求幫助?

“我們是故交。”司耀替她接下了話,然後冇好氣的看向許長陽,“你吃飽了冇有?吃飽了趕緊滾蛋!”

“……”許長陽搖搖頭,“冇有冇有,我正在吃呢!”

彷彿為了證明,還多往嘴裡扒了幾口飯。

腦筋轉的飛快,名字冇問到,怎麼認識的也冇問出來,回去估計要被許翛然錘死,還是得再問問。

然而還冇等他開口,徐峰從外麵快步走了進來,麵色看上去很凝重,“司總。”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錦夜的司少甜妻,寵定了

禦獸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安楚然霍司川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