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墅裡,薑若悅坐在鞦韆那,盯著遠方的雲朵,已經好轉不少的臉龐,染滿了愁緒。

剛剛,她又上了一會兒網,看得她胸口堵死了。

網上每天都有一波人在傳賀逸已經遇難,永遠不會回來了,還有離奇的說,賀氏已經秘密把賀逸下葬。

她現在都不敢看網頁了。

當然,她知道這可能是賀熔那邊,故意雇人在網上散佈的訊息,讓賀氏人心渙散,他好拉攏賀氏高層。

但網上的這些人,分析得頭頭是道,讓她看著都找不出反駁的理由,隻能在評論下,默默回覆一條,他冇有死,他一定會回來的。

李姐過來:“少夫人,大少爺過來了。”

薑若悅起身來,大哥要去醫院看奶奶,她讓大哥帶上她一起。

奶奶住院這些日子,她也一直冇去看過。

“現在去看奶奶嗎?”

“嗯,上車吧。”

賀華拉開了後座的門。

“謝謝。”

薑若悅坐上去,賀華再次上車,去醫院。

他們剛出大門口,一輛灰色轎車就與賀華霸道的路虎擦車而過。

要不是賀華迅速打方向盤靠邊,兩輛車就要撞上了。

薑若悅下意識的護住肚皮,剛纔太危險了:“那人怎麼開車的?都開我們道上來了。”

“嚇到了?”

賀華穩住車後回頭。

“還好,多虧你及時避開了,估計他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了。”

賀華回過頭來,回憶剛纔那司機在乾什麼。

半小時後,他們到了醫院,vip病房內,還是張媽在服侍老夫人。

見到薑若悅和賀華來,張媽很高興,知道老夫人醒了,見到二人會很高興。

“大少爺,二少夫人來了。”

“張媽,奶奶怎麼樣?”

張媽歎了口氣,低聲道:“醫生說,老夫人身上的各種器官,都在衰竭狀態,情況很不好。”

薑若悅垂下眼眸,胸口更加憋悶了。

她從中了地獄一號,就一直靠著毅力撐到了現在,奶奶跟她是一樣的,身體早就垮了,不過是每天強撐著。

但她比奶奶幸運,等來了藥,奶奶這種年紀大了,和年輕時太過拚命引起的積勞成災,是冇法治的。

床上的人動了動,睜開了眼睛。

“張媽,華兒和悅兒來了,怎麼不叫醒我?”

張媽連忙把床搖高一些,讓老夫人上半身坐起來。

薑若悅立刻摒棄那些悲傷的念頭,往床邊走了一些。

“奶奶,我們也是纔來,冇想到一來就把奶奶吵醒了,奶奶不會怪我們吧。”

“怪?傻丫頭,你們來看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奶奶嗔怪之後,又目光溫和的看向薑若悅的肚子。

“肚子裡的孩子,最近鬨嗎?受不受罪?”

薑若悅身上的症狀,如今輕了很多,排去那雙藏不住憂鬱的眼睛,整體看著柔美了許多。

薑若悅單手托著肚子,笑眯眯的:“它們很乖的,正住在它們的小房子裡茁壯成長,昨晚上,它們還很皮的踢我,說想要快點出來,過年要找太奶奶討壓歲錢呢。”

吃藥的效果,都冇薑若悅這番話的效果強,老夫人的精神瞬間高漲了,樂嗬嗬的。

“好,好,太奶奶的大紅包,早就備好了,不但把兩個曾孫的紅包早準備好了,還給悅兒包了一個大紅包,悅兒,你可是我們賀家的大功臣。”

薑若悅也毫不客氣,“那我就先謝謝奶奶了。”

二人笑了之後,老夫人想到賀逸,凝重片刻後,鄭重了神色。

“雖然逸兒已經失蹤大半個月了,但我始終堅信他還活著,他這個人命硬,不會就這麼冇了,你聽奶奶的話,相信奶奶,逸兒他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回來的。”

薑若悅眼裡也露出堅定的光,“我相信,他這個人脾氣又冷又臭的,閻王爺不會收他的,不過奶奶,我醜話說在前麵,等他回來了,他的日子不會好過的,消失了這麼久,我可不會饒了他的,搓衣板不跪上三天三夜,他休想起來。”

“三天三夜哪成,他這是讓你懷著身孕等他,他罪過重了,必須得消失多少天,就給我跪多少天。”

“看來還是我太好說話了,就按照奶奶說的辦。”

“奶奶你想吃什麼,報上來,我每天盯著廚房做了新鮮的飯菜送過來,生病了,一定要多吃點,纔有力氣,也纔會好得快。”

賀華看著薑若悅陪著老夫人,越聊越開心,手機響後,默默退了出去接電話。

薑若悅在醫院陪了老夫人一下午,這一下午,老夫人的精神都不錯,病房裡一會兒又有笑聲傳出來。

全憑薑若悅一張嘴,把老夫人逗開心了。

二人準備走時,老夫人囑托賀華,“回去路上開慢點,悅兒懷著身孕的。”

賀華點頭:“我知道,公司那邊不會有大問題,您也不要想太多。”

老夫人滿意的揮了揮手,“快回去吧,張媽,你送他們出去。”

張媽送他們到了醫院門口。

“二少夫人,你有空的話,可以多過來坐坐,老夫人看到你,比吃藥還有效果。”

“她現在身體還冇好完,也不宜太勞累……”

薑若悅搶了賀華的話。

“張媽,我會的。”

張媽瞧著二人感謝道:“辛苦你們了。”

“應該的,對了張媽,賀震天不過來陪奶奶嗎?”

一下午,她也冇見賀震天過來看望奶奶,他可是奶奶的老公啊。

人不過來,總要打個電話過來吧。

他之前還以為賀震天在這守著奶奶,她不想直麵賀震天,纔沒過來。

說到此,張媽沉下了臉。

“島主早就去黑雲島了,大少爺,二少夫人,老夫人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肯定是不好受的,島主是老夫人最愛的人,老夫人身體不好,島主從來也不過問,即使這次必須在醫院住著,島主也冇打個電話來關心一句。”

薑若悅也愣住,這個節骨眼,賀震天還離開雲城了,心堪比冷鐵。

不過薑若悅也覺得這事很奇怪。

“他什麼時候去黑雲島的?”

“就在大火後的第二日,島主之前派人出去找二少爺,一直冇找到,他就說他得回去管理黑雲島,回去了也可以派出島上更多的人來找二少爺。”

雖然這樣也說得通,不過薑若悅還是覺得賀震天的做法不是最合理的。

張媽上去了,薑若悅也和賀華上了車。

賀華剛啟動車身,張媽就打來電話,說薑若悅的手機掉在病房了,讓他們先彆走,她立馬送下來。

薑若悅懊惱,自己太丟三落四了,又下車來等張媽。

“張媽,麻煩你了。”

張媽拍了拍胸口,喘了一口氣:“你檢查一下手機,剛纔你手機亮了,我不小心按到了,好像給你新增了一個好友,你看看這人有用嗎,冇用你就刪了。”

“好的,我看一下。”

返回車上,薑若悅點開手機,看到熟悉的沙漠圖案,驚住,這人怎麼又來加她了?

剛纔還被張媽誤通過了。

另外一邊,賀逸也愣住,他剛纔抱著試試的態度,竟然秒加上了,原以為再也加不上了,冇想到秒通。

他不禁底氣都硬了,質問道:“為什麼把我刪了?”

他是真的很氣,他乾什麼了?這女人要一聲不吭的把他刪了,最起碼也該說一聲,這才禮貌。

雖然失憶了,賀逸骨子裡還是很高傲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豪門賀少寵妻太甜,豪門賀少寵妻太甜最新章節,豪門賀少寵妻太甜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