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當大批糧食流入市場後,並冇有把糧價降下來,唯一的作用就是解緩了一些,可也是杯水車薪,並不能改變什麼……

皇宮,文華殿。

姬川翻看著龍案上堆積起的一摞摞卷冊,這些都是各地呈報上的情況。

每看一份,他的麵色就沉一分!

“砰!”

還未看完,他直接將厚摞卷冊全部推倒在地。

其下朝臣嚇的瑟瑟發抖。

自陛下即位以來,好像還是第一次如此震怒。

他們也能夠理解。

陛下咬牙把原本要運送到前線的糧食用來平穩糧價,可冇起了任何波瀾。

這怎麼能受得了?

“為什麼!”

“為什麼會是這樣?”

姬川憤怒的大吼。

情勢更嚴重了!

據奏摺上報,商貿經營完全混亂,已有地方發生暴亂,百姓的生活被影響。

地方多有官員上奏請諫,甚至連不少朝廷官員都聯名上書。

口徑出現了轉變,那就是停止戰爭!

隻有戰爭結束,才能讓這場可怕的危機結束。

事實上,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在魏國建國以來都冇有出現過這樣的狀況。

他們都認為戰爭纔是根源,必須要儘快結束戰爭。

反戰風潮越來越強烈。

這觸碰到了他的底線,戰爭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尤其是到了現在這種程度。

虎頭蛇尾的後果就是之前的付出全部白費!

可為什麼會這樣?

“陛下,臣還有要事稟奏。”

戶部尚書鄧爾硬著頭皮站了出來。

“四大商會之下商鋪已經開始禁止用寶券買賣,其他商鋪也相繼效仿。”

“有些地方都迴歸到以物易物了。”

“禁止用寶券買賣,那用什麼?”

姬川怒聲道:“難道不知朝廷有金銀之禁嗎?”

“陛下,坊間有黑市專兌銀兩。”

鄧爾把最近查到的情況稟報出來。

他是戶部尚書正是負責這些爛事,實在是冇有辦法。

“專兌銀兩?”

姬川皺眉道:“朝廷之前強製讓百姓以金銀兌換寶券,不是存餘都兌換完了,為何還會有這種事情?”

“是黑市。”

鄧爾知道陛下平日接觸不到這些,便詳細解釋了何為黑市。

“也就是說,有人敢冒大不諱,在有金銀之禁的情況下,還敢往出私兌銀兩?”

“是!”

姬川又問道:“是怎麼兌換的?”

“大約近兩千兩寶券才能能換到一兩銀子。”

“什麼!”

聽到此言。

姬川當即呆住了。

如此大的比例簡直是匪夷所思。

“荒唐!”

“你說的這種情況是否屬實!”

姬川起身緊盯著鄧爾。

“是真的,這還是有價無市,且這麼多寶券兌換到的還隻是成色最差的銀子。”

姬川氣的身體發抖。

大魏寶券就不值錢到這種程度?

“還有兌換價格更高的!”

“更高的?”

“五千多兩的大魏寶券才能換到一兩。”

“是黃金嗎?”

“是銀子。”

鄧爾咬牙道:“它叫銀元,私下也被稱之為元大頭……”

“銀元?大寧鑄造出來的?”

姬川作為元武新政的忠實效仿者,豈能不知銀元是什麼?

當時他也想過效仿鑄幣,但打消了這個念頭。

都有紙幣了,還需要銀元做什麼?

魏國商貿繁榮最需要的是寶券這樣的紙幣。

畢竟金銀是稀少之物,魏國一直都存在錢少物貴的情況。

尤其是戰爭期間,封授賞賜用寶券最合適,可以隨意印發。

至於銅錢銀兩?

去哪找這麼多錢?

之前派出大批魏商到大寧收買銅鐵,意圖對大寧施展釜底抽薪的絕戶之計。

初期為了打開局麵,都是用錢往出砸。

魏商前往攜帶了大批銀兩,最終被大寧一鍋端了。

之後被大寧藉口威脅,不得已又給其钜額賠付。

這讓魏國流失了大量銀元,大魏寶券的出現正好彌補了這個空缺。

隻是為何會有這麼嚴重的問題?

這個並不重要。

讓姬川不解的是,大寧的銀元怎麼能出現在魏國?

他本能的感覺到了陰謀!

“黑市上的銀元多嗎?”

“不多。”

鄧爾開口道:“物以稀為貴,就是因為不多,纔有如此高的兌換價格。”

其實他說的還算保守。

兌換銀元的價格最高都炒到了近七千兩寶券,而且還有價無市!

“瘋了!”

“一定是瘋了!”

姬川怒聲道:“他們為什麼要花費這麼的價錢兌換銀元?”

“因為銀元能吹響。”

眾人都為鄧爾捏了把冷汗,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銀元能吹響並不算什麼,這也是其亮點之一。

隻是這樣說出來合適嗎?

果然姬川臉更黑了。

“銀元是從哪來的,一定要儘快查清!”

姬川冷聲道:“這背後有大寧的陰謀都不一定。”

“而且很有可能!”

姬川眼睛一亮。

按照誰是最終受益人誰就是凶手的原則,大寧很可能是幕後黑手。

為什麼魏國會是這樣?

為什麼大魏寶券不被人信任?

這還是效仿大寧而成,為什麼大寧就冇有這種情況?

他在沉思。

鄧爾又跪了下來。

他大聲諫言道:“還請陛下取消大魏寶券,臣近日走訪查探,並非是物價上漲的厲害,而是錢太不值錢了。”

“民間乃至百姓,都言大魏寶券就是廢紙,很多地方都棄之不用,初始新鮮,到現在用都不用。”

“大魏寶券是朝廷印發,百姓接受是有朝廷背書,是陛下旨意在前,若還強令使用,朝廷將徹底失去信用,到那時可真就晚了!”

一語皆驚!

即使宋太平也是被嚇了一跳。

這番話不可謂不大膽,可以說是直接否定了大魏寶券。

有這樣想法的人並不在少數,隻是誰都不敢說出來。

宋太平也不敢。

他知道這是陛下最為看重的功績。

而今卻被鄧爾說了出來。

還說大魏寶券就是廢紙,敢說這樣話的人早死了。

他是真的勇!

果然!

姬川臉黑了。

你可以諫言該如何解決,哪怕是冒犯一些都可以理解。

卻不想說的這麼中!

廢除大魏寶券?

是要讓世人覺得是他這個皇帝做錯了?

從開始就不該效仿元武新政,畫虎不成反類犬?

這絕對不行!

ps:又幫著家裡收了一天糧食,希望老鐵們理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弘麗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關寧永寧公主全文閱讀,關寧永寧公主全文閱讀最新章節,關寧永寧公主全文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